幸存

-日常忙成狗,在线随缘-
-你特别好-
-他好像等到了 他好像等错了-

存东西的号,不用关注(当然你关注了我也开心

【忘羡】催稿

太太太太激动了!第一眼看到的时候感觉受宠若惊……

夏天的事肯定是记得的,还记得你说既然撩到了人就会写啦~
最近特别丧,抱歉今天才看到,收到@ 的时候超感动,你还记得这篇,这大概是最近最好的事了
能在年末看到这篇文真是太好了,汪叽抵住羡羡额头那里尤其戳心坎!他们可以甜一辈子!

记得夏天的时候你也有些不顺心的事,希望来年都顺利,以后也可以一起爱他们(//////)
最后给你比心❤

挽槐曲:

#魔道祖师#  #忘羡#


编辑叽×写手羡


 


写给  @幸存  ,夏天的时候撩了你的事还记得吗哈哈哈哈哈~


之前看写手属性,感觉自己儒释道不沾,修的大概是魔……给我自己点个蜡[仿佛明日就要失去小可爱们.jpg]


 


就是想写个小甜饼安慰一下自己千疮百孔的恋爱脑√然而我这种话痨……Orz


素的,也没怎么好好利用这个梗,又写地离题万里了……而且懒成我这样怎么可能会有笔力描写可爱的play【跪


 


【原梗】因为先有梗再有脑洞,到最后发现起不出题目……起出来之后觉得这是我很想对各位粮仓主说的话了√饿!真的饿


 


 


 


【一】


“今早起床,我发现自己突然长出了耳朵和尾巴


 


上午蓝忘机收到这条微信的时候,手头的工作已经基本结束了。


并且他没有结束的那部分工作工作,全部来自于这条微信的发送者。


事实上,自从他作为编辑“含光”正式负责“夷陵老祖”这名写手后,他每天的工作都做不完。


也不想那么快做完。


 


MD工作室指名让编辑“含光”负责催更“夷陵老祖”不是没有道理的,此人是公认的严谨细致不偏私,不论是对待任何素有好评的大神还是名不见热门的小透明,给出的文评都是始终如一的一针见血无夸无讽,催起稿来毫不留情,与任何合作已久的写手也完全没有线下私生活交流,堪称工作室一朵高岭之花。原以为这样一个严格的人怎么也能把拖更到月球的“夷陵老祖”拉近大气层一点,没想到工作伙伴关系定型后三个月,老实了整整一个季度的“夷陵老祖”不但故态复萌,而且是变本加厉地拖更。


工作室负责人“三毒”亲自翻出线下联系电话打给“含光”询问情况,长达三十三秒的通话结束之后,他感觉自己发呆了一个世纪才缓过神来,顿时觉得自家工作室的名声吃枣药丸。


“含光”说:“等他醒,我会催。”


他什么时候睡醒过?!他哪天白天是舒服的?!他所有登记在册的电话打得通吗?!啊?!——“三毒”无声地歇斯底里的半个小时,呼噜了一把在一直在旁边看着他上蹿下跳凹造型的博美,果断抱起一脸迷茫的心肝宝贝儿去散心了。


 


蓝忘机明知这多半又是那人的恶作剧,还是一本正经地回复过去:


“不舒服?”


对面几乎是秒回:


“真的!!蓝湛!!”


“我有病,我要变成猫了!!!蓝二哥哥你可不可以不要催稿了,说几句好听的,哄哄这个可怜的我……”


“过一会儿我要是不回复你了说不定就是长出肉垫来了QAQ到时候你就再也不能见到英俊帅气才华横溢天下第一可爱的我了!!!”


“[一定是上天嫉妒我的帅气迷人.jpg]”


蓝忘机眉尖微皱,钢笔笔尖点在记事本上,聚成了一个深色的小墨珠,又一点点晕开。


虽然不知对面那人到底是在捧腹大笑还是真的愁地皱成了个包子,蓝忘机还是感觉不太放心。


他看了半晌,合上笔盖简单整理了一下背包,給魏无羡回复一句便把手机放回包里,出门去了。


“等我过去。”


 


 


【二】


魏无羡一开门就看见蓝忘机脚边堆着大包小包的购物袋,他原本就干净的脸被外面的寒风吹得有些发白,愣是站在门口瞪大眼睛盯了他半天没说话,直到走廊上的窗玻璃被风刮地一阵哗啦啦乱响他才反应过来,赶紧拎起地上的袋子,把蓝忘机拉进门去。


本来就不大的客厅被扔的到处都是的衣服本子零食一填,整个地板显得完全无法走路,午后的阳光从半开的窗帘缝中透进来,整个房间都显得挤挤挨挨。


魏无羡在家穿了件带兜帽的加绒卫衣,连帽子也扣在头上,略长的睡裤在腿上松松垮垮的,似乎是刚从被窝里爬出来不久的样子。他一路走一路弯腰,一手拎着袋子、一手把地上的狼藉甩进卧室里,蓝忘机把东西放在一边,去接他手里的袋子,跟在他后面一起捡,再进卧室帮他分类收拾起来。


魏无羡干脆一屁股坐在卧室和走廊之间的小过道上,盘着腿撑着腮,仰头愁眉苦脸地喊了一声:“蓝湛……”


他背光坐在地上,一双眼睛却亮晶晶的,毛绒的兜帽边缘飘着一层浮动的细微尘埃,仿佛镀了一层金边。蓝忘机回头看去,心头蓦地一动,愣了片刻,有些着急地从他身边走过去,道:“去洗手,先吃饭。”


魏无羡嘿嘿一笑,迅速从地上弹了起来。


早在开门的时候他就闻到了一股饭香,肚子还没出息地叫了一声,待门一关袋子一晃,这股香气早已飘地满屋都是,魏无羡馋虫一出便抽走了全身的力气,干脆光明正大地偷懒,但饶是他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让蓝忘机替他收拾东西,自己去翻好吃的。


不过,蓝忘机似乎每次都能恰到好处地去做他正好在期待的那件事。


 


“蓝湛,以后谁要是嫁给了你,那真是积了八辈子的德,余生一定要每天烧香拜佛,顺便广发狗粮安慰我等饥寒交迫的围观群众。”魏无羡拿筷子架起几片水煮牛肉丢进嘴里,对着蓝忘机眨了眨眼。


蓝忘机看着他一鼓一鼓的腮,把水煮牛肉、辣子鸡丁和麻婆豆腐又往他面前推了推,垂下眼去:“食不言,专心吃饭。”


再丰盛的饭菜也休想堵住魏无羡的嘴,他喝了一口冰镇果啤,好容易把口中的东西全部咽下去,咧嘴露出一排小白牙,笑道:“不要紧,你可以不言,我说就行哈哈哈哈哈~”


蓝忘机摇摇头没再说什么,只是一直听他滔滔不绝,除了用另一双筷子把打包碗底下的菜翻到上面来也没再动过筷。他目光凝在那两片被红油和辣椒沾过的唇瓣上,有些失神。


待得魏无羡说地口都干了,停下来端起果啤一饮而尽的时候,蓝忘机才终于开口:“早上你说……身体有没有不舒服?”


他瞳色不深,专注看着什么东西时似乎总带着一股俯视审判的意味,但魏无羡从未有过这种感觉,只觉得他眸中有一泓水,内里沉静平和、隐含温柔,是他花费一天一夜抓心挠肝地想去描写,都表达不出的感觉。


仿佛这时才想起早上的事,魏无羡脸上浮出几分无奈,搁下筷子倚在凳子上,随意地把一直戴在头上的兜帽拉下来。


头顶赫然竖着一对毛茸茸的黑色耳朵,被突然的冷气激地抖了抖,立住便不动了。


蓝忘机眉心微微一跳,面色马上恢复如常,平静地把目光从那对耳朵上移回魏无羡的双眼。


“你不说我就忘了……一起床还真吓了我一跳,不过倒也没什么感觉,就是耳机不大好戴了哈哈哈哈哈~”他习惯性地去摸耳朵,手指在鬓边揉了半天才想起自己的耳朵变了样子,犹豫了片刻还是没有去挠自己的头顶。


魏无羡又掀开卫衣下摆,底下跳出一根黑色的长尾巴,在他身侧灵活地摇了摇,他用手指戳了一下,道:“也不怎么影响坐,就是总觉得有点奇怪。”


一对耳朵和一条尾巴突兀地出现在一个熟识已久的人身上,换了谁都会惊讶一下,然而蓝忘机面色并没有什么变化,甚至还点了点头,平静道:“还好。”


魏无羡一愣,尾巴明显抖了抖,脑袋小幅度地缩了一下,道:“什么还好?”他似乎有种不好的预感。


“不耽误赶稿。”蓝忘机再不看他,拆了一包餐巾纸搁在桌上,开始收拾起一桌子的残羹剩饭,起身离开前下了最后的宣判:“写不完,手机平板没收三天,跟我回工作室继续。”


到了工作室蓝忘机就会把他自己的另一台电脑给魏无羡,上面除了魏无羡惯用的几个码字软件外仿佛被完全格式化了一样干净,不管魏无羡在什么角落里建了文件夹装上单机小游戏,第二次他再去找一准消失地无影无踪。


魏无羡头顶的耳朵“噌”的一下竖起来,黑色的短绒毛都跟着一起立住,客厅里传来一阵夸张的嚎叫并一声响亮的拍桌:“蓝忘机!你无情无义无理取闹!”


 


 


【三】


“蓝湛!”


两人相对而坐,各自占据书桌一半,两台笔记本电脑间摆了一堆零食,魏无羡隔一会儿就要抓上一包往嘴里塞,开始蓝忘机还会提醒他“电脑键盘不干净洗了手再吃”之类的话,之后便不再管他。


此时听到他不知第多少次又喊了自己的名字也不说是什么事,蓝忘机依然耐心地上移了一下视线,目光透过平光镜片投过去:“怎么了?”


书房隔音效果很好,整个房间里只有两台电脑散热风扇的嗡声和魏无羡敲键盘的声音,蓝忘机方才那三个字又低又磁,仿佛就在魏无羡耳边振动,在他心上猛击了一下。


“……咳,没事,我就叫叫你。很长时间不开口说话,有点闷,哈哈。”魏无羡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是很想喊他,就突然很想让他看自己一眼,对自己说点什么。


他没敢抬眼,顺手又去摸零食,想弄出点动静来缓解一下自己的尴尬,被蓝忘机塞了一个苹果在手里。


“先吃水果,想休息就休息一会。”蓝忘机已经没什么工作要做了,在书房里也纯粹就是陪着魏无羡。与旁人想象的情境不同,魏无羡真的进入写作状态后,更多时候蓝忘机是在要求他休息,而非催促他。


要说魏无羡之所以拖稿多年仍然能在工作室中占据一席之地,才华和能力绝不普通,然而他一直强调灵感和状态,声称绝不能在一种受到强迫的状态下写作,态度十分坚决。工作室换了很多编辑来适应这个人的节奏,一直无果,直到蓝忘机的出现。


在这个人面前,他似乎所有无耻手段都已经使过,那人的态度还是如磐石般坚定,不让分毫。但又很奇怪,这个人的话他听了心里并没有怎么不舒服,虽然还是很想作点妖闹点事,最后总是顺从了的。


就好像他一遇到这个人总有很多话想说、总是忍不住撩他一样,在蓝忘机面前,魏无羡从来不会觉得灵感枯竭。


魏无羡“咔嚓咔嚓”地啃着手里的大苹果,随手保存文档合上了电脑,长腿一蹬控制着电脑椅抵到墙上,伸长胳膊摸出了书架上的手机。


“提前两个小时,超出你要求的章节三章还要多一段场景铺设,快夸我!”他说完这句话就把苹果咬住,横过手机戳弄了半天,用尾巴在腿上圈了个圈,把手机搁了上去。


“蓝湛!看我,快看我!立住了立住了,我的新尾巴还挺厉害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蓝忘机侧了侧头看他一眼,“嗯”过一声之后又把视线转了回去。


“哎蓝湛,说好了的,我在你限定的时间内把稿子赶完,你就得答应我一个条件。”魏无羡头也不抬,眼睛貌似专注地看着屏幕,但若是蓝忘机走到他身旁去看一眼,就能清楚看到屏幕上根本不是惯常的游戏战斗画面,而是横版的文档。


「怂怎么了?不要脸怎么了?为撩蓝湛怂就怂,反正“魏不要脸”也不能让江澄那个死小子白叫。况且本来也没多少面子在了……」


平日里号称「撩即正义」的“夷陵老祖”,如今沦落到跟对面的人讲个条件还要先列个大纲出来……魏无羡盯着还没关掉夜间模式的屏幕,给了自己映在屏幕里的脸一个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然后狠狠地咬了一口苹果。


蓝忘机身体微微前倾,略调了一下屏幕的倾斜角度,抬头看他:“你说。”


苹果一个不够,魏无羡又拿了第二个继续啃,啃完了第二个苹果,他又吃了一包亲嘴烧,终于在满嘴混乱的味道中自我鼓励成功:“蓝湛,要不你搬过来跟我住吧!”


蓝忘机抿唇沉默地看着他不停地吃东西,自始至终一字未说,听到最后那句,眼中的光蓦地晃动了一下。


魏无羡有点紧张,不怎么敢看他,下意识想赶紧说点话来转移话题,在凳子上挪来挪去,一个没控制住,尾巴一松手机“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在书房的小空间中仿佛发出了一声巨响。


他弯下腰去捡手机,整个身子都趴到桌子底下,耳朵软趴趴地耷拉在脑袋顶上。他在地上蹲了一小会儿猛地站起来,大步朝蓝忘机走过去,半跪在地板上与他对视,身后的尾巴一晃一晃的:“蓝湛,蓝忘机,含光,我方才是说真的,我是真心想跟你住在一起的,一直在一起的那种住在一起。”


他想伸手去拉蓝忘机的袖子,动手之前突然想起想起自己刚才连手都没有洗,又默默握成了拳,黏糊糊的苹果汁沾在指缝间的感觉实在不怎么好,但魏无羡没什么感觉。


他举起另一手,五指并拢,立在耳际,道:“我发誓我真的没有在逗你,也不是想用什么奇怪的理由拖稿,更不是要强迫你过来帮我收拾东西。我知道我生活习惯跟你不一样,从前也总是打乱你的各种计划、不让你按时完成工作。”


“但是,从今天起,我发誓我不会再给你添乱,我会好好完成每一篇作品,真的我看到你就有很多话想说、有很多事都想和你一起去做,我不会再气你了,只要你愿意和我……”


他话没说完,就被蓝忘机用极大的力气拉住手拥进怀里,整张脸都埋进他棉质衬衫的衣领间,扑鼻一股柔和的清香。


蓝忘机一手护在他后腰上,一手放在他后脑的发上轻轻按下去:“方才,我说‘好’,和你住在一起,一辈子住一起,我愿意。”


他深吸了一口气,把头低下去埋在魏无羡颈边,胸口微微振动了一下,抬手揉了揉他头顶突然竖起来的耳朵。


软绵绵的,暖乎乎的。太可爱了。


魏无羡被摸得一抖,差点从他怀里跳起来,被蓝忘机搭在后腰上的手拦住了,只好瘫回他怀里半真半假地叹气:“我就说我记性不好,怎么办,我还长着耳朵和尾巴就迫不及待地把什么都说了,这可怎么好。”


蓝忘机安慰地拍了拍他的后背,“没关系,”他往后靠在椅背上,跟魏无羡拉开一点距离,接着额头抵住他的,道:“什么样子,都好。”


 


 


【四】


第二天蓝忘机回家去收拾东西之前,魏无羡的耳朵和尾巴已经又消失不见了,他自己还有些惋惜地盘腿坐在沙发上扯自己的耳朵,道:“蓝湛,耳朵和尾巴就这么没了,我还没玩够呢。”


蓝忘机整理好背包,走过去摸了一下他自己揉乱的头发,道:“没什么事就好。”


魏无羡犹自惋惜道:“蓝湛,你就真的不想玩一下吗?”


蓝忘机:“……暂时不想。”


“哈哈哈哈哈哈哈蓝湛,你学坏了!”魏无羡笑得从沙发上滚到地毯上,被蓝忘机搂住腰又抱了回去,用了点力在他腰际捏了一下,道:“没有。”


两个人正腻腻歪歪地在沙发上磨蹭的时候,手机铃声一前一后地响了,二人看了一眼屏幕,对视了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一个去了小走廊,一个坐在书房门口的地上,同时接了起来。


〖你好。〗【怎么了温宁?】


“含光,我三毒。出版商那边同意延迟一个月交稿,你这里有个数,别跟夷陵那个拖更狗说,最好催他赶快给我写起来。”[魏师兄,江师兄这几天跟出版商磨了很久,那边应该是松口了,工作室近期安排应该会有调整,你稍微抓紧点时间,我看他那压力不小。]


〖好,多谢,我会劝他。〗【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也太小瞧你哥哥我了,放心吧,进度我有数。帮我给江澄的……呢什么买一箱他架子上的那种呢什么粮,回头我转账给你。哎你就发个金额就行,别让我看见图……】


“行了你自己看着办吧。他要是一直不交稿的话你就发消息给我,我飞过去看看他是不是死在家里了。”[哪个……?哦我懂了。阿嚏!对不起对不起!哎魏师兄你是不是差不多快要犯胃炎了,情况不好的话我试试去跟江师兄沟通一下。]


〖不必,我会看好他。〗【啊?不不不不用了,哥哥我钢筋铁骨全靠一身正气顶天立地,没什么大事儿,你弄好自己那边的事就行,剩下的别操心,江澄脾气大着呢你自己自保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行。嗯?等会儿你那边是谁在笑,你在哪儿?”[好。好了我挂了,江师兄那边好像有动静。]


〖……魏婴家走廊。〗【行行行你挂吧,正好我嚎一嗓子,把手机赶紧从耳朵上拿开——师妹!!!是我!!!开不开心!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魏无羡你TM再装死试试看!赶快给我交稿!!狗命还要不要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要稿没有要命一条!呢什么你自己留着慢慢摸吧哈哈哈哈哈~】


蓝忘机蹲下去把魏无羡揽在怀里,手机贴在他耳边,任由他跟电话对面的人扯皮,轻轻在他发顶吻了一下。


 


 


【五】


MD工作室在首推写手榜首“夷陵老祖”的第三部作品正式出版后终于一跃成为同行焦点,兄弟工作室纷纷发来贺电,官博宣传转发好评差评俱如潮水,一如最初预期。


与此同时,魏无羡和蓝忘机二人的事也在好友圈里被传了个遍,对此两位当事人十分坦荡地接受着各位吃瓜亲友的夺命八卦连环call,任由他们随意凌乱、合理脑补。


洗完澡的魏无羡裹着大浴巾从浴室钻出来,随手捞起蓝忘机刚给他叠好的衣服披在身上,扣子也懒得系就抓起手机刷开了微博,一手拿着毛巾在头上胡乱地揉,赤脚在地毯上走来走去,一时自言自语,一时哈哈大笑。


“会着凉。”


整个人隔着一层毛茸茸的冬季家居服被拥了满怀,从外到里一下子暖起来。


他心头突然一动,把手机扔到了沙发上,极其自然地放松下来彻底窝进蓝忘机怀里,头一侧在身后那人耳边笑出声来。


“二哥哥,你身上香喷喷的~”


他描写过许多扣人心弦的情感冲突,也刻画过不少波澜壮阔的场景画面,多少次曾沉浸其中心绪激荡久难平静,却没有这一刻来得心动。


温暖是如此真实平静的东西,比那些惊涛骇浪让人沉醉地多。


“你也是。”


 


“说起来,那天之后耳朵和尾巴一直没再冒出来过,简直是闹鬼了哈哈哈哈哈~”


魏无羡我在蓝忘机臂弯里在他颈侧试探地咬了一口,被一把摁住亲了个够,放开之后一边喘着气一边笑。


蓝忘机气息平稳,淡淡道:“这种事,一次就好。”


好不容易笑够了,魏无羡搔搔他下巴,压低声音凑在他耳边道:“也不知道是谁搬了半个宠物店来,害得我好几天早上醒了第一件事就是摸摸自己耳朵还在不在了。”


那天蓝忘机回去之后,魏无羡才后悔后觉地想起他拎过来的一大包东西,翻了半天才在厨房最角落的橱子里把东西都找了出来,猫粮猫砂猫爬架、梳子食盆指甲钳还有各种专用沐浴露消毒液……


「这些东西能把小区里所有流浪猫救济个遍哈哈哈哈哈~」


当时魏无羡又是无奈又是好笑,回想了一下前一天蓝忘机出现在门口时隐约紧张的样子,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那些包装盒和袋子。


蓝忘机把他往怀里又搂地紧了些,微微低头看他:“是我。”


魏无羡抬头看他,笑道:“好好好,是你是你,除了你还能有谁。”说着就凑上去在他嘴唇上轻轻亲了一下,把头靠在他颈边,“睡吧睡吧,这个点你早该休息了,明天早上还要去工作室报道,我又要起不来了”,他扭了扭身,调整好一个舒服的姿势,道:“晚安~”


蓝忘机给他把被子盖到肩头,轻声道:


“晚安。”


End


 


 


 


[就个放飞自我的段子我还要写奇怪的小剧场↓]


 


羡羡最后发的那条微博:


[好友圈]


夷陵老祖V


1小时前来自乱葬岗Android


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中间得个本老祖,人生圆满[心]


[一桌子汪叽做的饭菜.jpg]


 


收藏  转发  评论7  点赞21


 


【评论】


—黑水沉舟—


9分钟前 来自 iPhone 客户端


菜不错。


 


—飞升不如收破烂—


15分钟前来自 Android


恭喜!愿真情地久天长[玫瑰][玫瑰][玫瑰]


 


—修雅—


23分钟前 来自 微博 weibo.com


此事不简单[看穿一切.jpg]


 


—柳宿眠花花不眠—


24分钟前 来自 朋友嗑吗iPhone 8


我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三清道不清


 


—一问三不知—


30分钟前 来自 清河河清iPhone X


右下角的眼镜不错。我不懂,我不知道,我什么都没看见√ 


 


—清风明月—


35分钟前 来自 360高速浏览器 


夷陵很久没有po过生活照了,哈哈哈,周末不来工作室吗,我最近看了新的笑话,就等你回来了。 


 


—三毒圣手— 


39分钟前 来自 微博 weibo.com


看在你这个月按时交稿的份上饶你不死。再秀我明天就带着小爱和她的配种狗去你家,以及这辈子别想喝汤,阿凌说仙子已经学会看门了。


 


(我……真的非常想……把“黑水沉舟”换成“水喝多了不好钻洞”“川剧变脸小王子”或者“今天你穿马甲了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


 


 


 ——————————


[废话时间]


①其实设想就是羡羡夜半肖想汪叽决定第二天表个白啥的,结果一觉起来突然长出了尾巴耳朵,蜜汁助攻了一把,又变回来了【大概是为了先正常地……Emmmmmm……之后会不会再变……Emmmmmmm


总之就是请不要在意这件事有多么魔幻我解释不出来辣蟹蟹各位!!!


②关于拖稿:从羡羡第一次试着为拖稿反抗开始,叽叽就表现出了绝对冷酷无情的一面,没有给他留过任何余地,这几个月里惟一一次拖稿也是因为羡羡生了一场大病,期间叽叽一直都有来照顾他,倒是从来不提稿子的事,后来才知道是叽叽把稿子重新划分了章节做了整理,这才没让他真的坑了读者。我们叽叽,温柔又话少,可人疼的贴心小棉袄QAQ


ps...


请原谅我已经失去了我的脑子……【脑子?不存在的!】


我这辈子一定是死于话唠√[掩面哭泣.gif]






感谢你看到这里,ღ( ´・ᴗ・` )比心心~~~

评论(1)

热度(299)

  1. 淡🍁语-苗挽槐曲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