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

-日常忙成狗,在线随缘-
-你特别好-
-他好像等到了 他好像等错了-

存东西的号,不用关注(当然你关注了我也开心

【满天风雨下西楼】摘选

满天没粮(哭泣


仅个人喜好


并非全为时间顺序


不定时补充


摘选比不上原文的万分之一


到底只因意难平


-----------

明朝末年。皇宫。东厂。锦衣卫。江湖。

寒风声萧萧,江山景色渺。 

陆遥打马江南,"乱世人也要有个归宿。" 


裴剑文染血独立,"你凭什么跟我生死与共。" 


冯凤醉酒执杯,"人活一辈子,总归得有个念想。" 


冯笙似哭似笑,"恭喜督主,求天下,得天下。" 

 

日暮酒醒人已远,满天风雨下西楼。 


---------

(一)

所谓乱世,也不过是祸不及己,便看个热闹罢了。


(二)

陆遥看着裴剑文撂下话便再转身掠远,心中苦笑着摇了摇头,将那"爱如烈阳,恨如暴雨"后又加了八字----

率性而为,年少轻狂。


(三)

佛典《僧祈律》中云:"一刹那者为一念,二十念为一瞬,二十瞬为一弹指,二十弹指为一罗预,二十罗预为一须臾,一日一夜有三十须臾。"


后来又是多少刹那匆匆流去,午夜梦回之时,谁真懂了一句:

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


(四)

 你气不过他骗你。


(五)

"裴剑文,记着你还欠我坛酒没还。"


(六)

"雁来音信无凭,路遥归梦难成"


(七)

犹记盛夏艳阳,是谁一眼看见谁,便突地忆起说书先生口中那些华美字句,却又字字句句都记不真切,只似清风徐来,落英缤纷,委于尘土。


(八)

佛曰,不可说。

一念生不可说,灭不可说。

 

人生若只如初见。

人生若岁岁得见。


(九)

"后会有期


裴剑文"

(十)

"凤哥哥,凤哥哥。"


(十一)

 冯笙为什么叫冯笙?这里面真正的缘故只有冯凤知道,再不能说给第二人听。


凡事皆有因果。

若问前世事,今生受者是;若问后世事,今生作者是。

冯凤不信佛,不信前生来世,却在此遭世间便全了他的因果。

他叫他冯笙,宠他,放任他,不过只为成全自己那一点不能告人的私念。


 (十二)

他看不见别的,也不要别的。

只要这风云变色。

要这江山易主。

要这天下姓冯!


(十三)

那人眼中只有这大好河山,而自己那点见不得光的心思,遮遮掩掩地,迷迷糊糊地,一辈子也就这么过去了。


(十四)

剐心剐肺又如何?肝肠寸断又如何?

事成又如何?事败又如何?

生又如何?死又如何?

残雪兀自不化,笙曲余音袅袅,似是一句"只闻风竹里,犹有凤笙音",似是一句"愿待春风相伴去,一攀一折向天涯"。


(十五)

"陆遥,你只是不够喜欢我。"


"我真想知道......你可也会心甘情愿念着什么人,等着什么人......把她装进这里面,收着藏着......护上一辈子。"


(十六)

他像是伸手揽住了他,便如那夜一样,昏天暗地中那人紧紧挨着自己,呼吸带着酒气芬芳,带着融融热意拂过自己耳畔。

一样措手不及地......心猿意马。


(十七)

陆遥听着窗外冷风呼啸,不知自己究竟是梦错了季节,还是梦错了人。


(十八)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十九)

他好像等到了。


他好像等错了。


(二十)

谁曾打马江南,暗忖乱世人也要有个归宿。


而后逝水流年,心底所有觉着不错的归宿竟都变作了一句醉话。


(二十一)

至于裴剑文是酒后失言也罢,酒后吐真言也罢,他都不在意了。

便连那场约定成不成真都不在意了。


也许山高水远相隔千里。

也许江湖官场泾渭分明。

也许此生此世再不相见。

但是只要自个儿心里清楚,有一把剑一直陪着他,而另一把剑一直陪着自己,似乎也就够了。


(二十二)

"陆遥,你凭什么跟我生死与共。"


(二十三)

便是这见过多少次地挑眉轻笑,凛凛冽冽沁入心窍,成了魔障。


(二十四)

那时他们还小,冯笙唤冯凤"凤哥哥",谁都无须防着谁。


做戏难得一个真字,于是有刹那真的诚恳,十分动容。

只是走出冯府,走过街巷,譬如现下这般,夜风一吹。

都散了。


(二十五)

"......晚了。"


(二十六)

"这座大的留给你,"

"那座小的......你给我带走吧。"


(二十七)

可是晚了。

明白得太晚......心动的太晚。

裴剑文洒脱坦荡了一辈子,从不曾为了谁舍去自己的骨气,放下兵刃,偷生苟安。

"冯大人,劳烦你替我转告他--"

不会有惘然。

因为来不及。


(二十八)

"陆遥,裴某便谢过你这把剑,送我最后一程。"


(二十九)

他本就是想要他死的。可听到那"来世"二字,刹那下意撤剑,缘何?缘何!


(三十)

青檀宣,乌金墨,两个人名儿头并头脚挨脚地排着,便似要这么亲亲热热地过一辈子。


(三十一)

"恭喜督主,求天下,得天下。"


(三十二)

"你可想他?"

".................."

"......我很想他。"

".................."


(三十三)

"裴剑文,我醉了,且容我靠一下。"


(三十四)

哀凄天地间似是只剩下了这一个声音。

穿过魑魅鬼蜮。

穿过千秋大梦。

穿过满天风雨。

没入重重宫阙深处。














最后表白糖糖,愿你在三次安好


 




 





评论(3)

热度(9)